🐳

不太乐观的样子。

小N和我说她暗恋L君故事。
他是我们都很熟识要好的朋友,虽然百分之九十的样貌是调侃嘲讽插科打诨,但剩下的那难得的百分之十,他会温柔地注视着说话的对方,不明显地说出撩人的话。

小N暗恋他也来的突然。此前她还吐槽他不认真,说下次大作业不和他组队。现下她突然看着手机里和他聊天的琐碎记录,说自己喜欢他。
她很苦恼地担忧他会不会看不上她,又念叨起自己不会谈恋爱这回事儿。
我安慰她L君应该不会拒绝她,他像是对她很有些好感的模样,且他有些温柔的情感,就算没那么喜欢也不见得会拒绝。
她一边想着表白,一边却又否决自身。

不知是不是L君察觉到了什么,他开始频繁地同小N聊天。
原先我们说话的群很快变成了只有他们有事儿通知我才用到的工具。他们互相试探着,却又不说出口。
于是作为曾经三人圈里的我,处于了分外尴尬的境地。
三个人聚餐时,我假装看着手机打游戏,他们聊得热火朝天。
打游戏时他们保护对方,我不慎牺牲后,听着语音里他们的欢声笑语,默默刷起淘宝。
可他们又不愿我抽身。
他们约着去图书馆,先问我一句,你去吗?
他们聊天时刻意提起我,好让我融入他们。
大概是怕我孤独。
但其实我已经很孤独了,不太在乎这一点点的更加孤独。

前些天他们吵架了。理由是L君认为他对小N的说教她并没有听进去;而小N认为自己没做错什么,他为什么凶自己。
小N委屈地哭,L君又在QQ上问我,要不是我关心她,我为什么要对她说这些?
他不会对我说这些话,即使他一直说我们是他的两个女儿,但我大概是私生的那一个。
我就和他说,她有听进去的。转头又和小N说,他是关心你。
我也很难过。我难过委屈的时候,他们不会来问我。
令人高兴的是,他们和好了,甚至更亲密了。我又被遗忘。大概我就是调和剂。

昨天小N的舍友吃饭遇到了L君,小N说,真后悔我没去。
我说,你应该去的。她叹了口气。
你不应该陪我。
我已经可以一个人处理好多事情啦。

你们早点在一起,我也能早点适应失去两个朋友的生活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