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太乐观的样子。

以前我喜欢写故事,写了很多并无太大意义的词句,等着有人问我要去看。
后来我写得少了,每每有了动笔的念头,都在日复一日繁杂的事件堆积中抛去。
现在我偶尔打开以前没讲完的故事,周遭喜欢我故事的人劝说我写下去,或是用一些酬犒软言哄我,或是皱着眉头指责我。
可说实话,我写的并不很好,也就将将能让人看得下去,甚至是无意义的字眼堆砌。可我还是想写,我做梦都是打完文档最后一个字,或是曾经坐在教室里头也不抬地沉浸在自己世界里,一写就是一个晚自习。
在别人眼里虚度了这么多的我的时间,花费在他们觉得无谓的写作这一事上。这么想来,我更是不能割舍写作这一件爱好了。
最近很丧,诸事不顺,我更期盼能够全身心地去写一个新的故事,故事里没有那些烦人的小插曲,只有我自己和我自己钟爱的故事。
写作大概是最能让我喜悦的方式了,可我在前一大段时间里,居然不知不觉丢了它。
这真是太丢人了,随便什么,都能写点,这才是对我而言最好的生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