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太乐观的样子。

最后的二十天

此前我联想到考研,最多的念头应该是:今年考不上我还可以二战,不想二战我还可以找工作。

时至今日,我的想法发生了诸多改变。

首先,考研对我而言不再是一个支线任务,它使得我这将近九个月,作息变得规律,不再一觉睡到中午,也很少磨磨蹭蹭到三四点才爬上床。

其次,它改变了我的心态。得过且过的人生并不是我想要的,而我花了二十多年才明白。

再来,它让我知道了家人对我的无条件支持。无论是爸爸还是妈妈,都说考不上没关系,尽力就行。甚至和我同龄的哥哥,也能笃定地告诉我:我找到工作了,你要是不想工作再考一年吧。

最后,我感谢这个过程。很多个在图书馆学到暗无天日的时刻,都是我在这之前不曾幻想过的。我一直随性地学习,随性地过日子,说自己有遥不可及的梦想,却不知如何去实现。大概在这半年多来,我学会了很多,也变了一些。

我对自己是什么定义呢?

普通,平庸?

可是我也是独特的我,我也有自己引以为豪的一些小技能。

我还可以想想明天吃什么,穿什么衣服。

所以,能努力地为了自己,为了家人而拼搏,这种感觉真的太好了。

虽说被爸爸妈妈安慰之后压力小了很多,但等到成绩出来的那一天,应该还是会自闭一段时间吧。

只希望之后的我,能有新的目标,新的动力,继续无畏勇敢且坚定地走下去。


绘画也好,写作也好,摄影也好,都是从热爱演变成“能力”的。
很敬佩那些将这些“能力”信手拈来,熟练使用的人。他们都是出于对这件事的喜爱,才去研究升华某个技能。
想做的事有很多,但最重要的,应该还是“去做”吧。

今天和他们在群里闲聊时,话题很偶然地,转到了平时他们用来调侃我的三年前我没写完的那部作品上。
他们先是半真半假地表示了对作品未完待续的遗憾,又截图“你看都有盗文了你还不更新”。事实上这半年来我陆陆续续写了点儿,只是没太好意思告诉他们。
后来催得急了,我就觉得,也该给故事收个尾。
我从来不会有写不下去或是不耐烦想尽快完结好创作别的脑洞这样的想法。我只是对这个故事的前半段还颇为满意,不想敷衍地续下去。更害怕的是,我之后的每一个文字,会不会比不上之前的流畅?
但我会写的,无论如何,我也得让它成为一个完整的故事。

我的白起,我的英雄,生日快乐。
你是信仰。

这群大学生每年这个时候都要装高考生,在群里互相询问考的如何,或者大惊失色地声称自己起晚错过考试了。
但今年格外怀念高中倒是真的。

小N和我说她暗恋L君故事。
他是我们都很熟识要好的朋友,虽然百分之九十的样貌是调侃嘲讽插科打诨,但剩下的那难得的百分之十,他会温柔地注视着说话的对方,不明显地说出撩人的话。

小N暗恋他也来的突然。此前她还吐槽他不认真,说下次大作业不和他组队。现下她突然看着手机里和他聊天的琐碎记录,说自己喜欢他。
她很苦恼地担忧他会不会看不上她,又念叨起自己不会谈恋爱这回事儿。
我安慰她L君应该不会拒绝她,他像是对她很有些好感的模样,且他有些温柔的情感,就算没那么喜欢也不见得会拒绝。
她一边想着表白,一边却又否决自身。

不知是不是L君察觉到了什么,他开始频繁地同小N聊天。
原先我们说话的群很快变成了只有他们有事儿通知我才用到的工具。他们互相试探着,却又不说出口。
于是作为曾经三人圈里的我,处于了分外尴尬的境地。
三个人聚餐时,我假装看着手机打游戏,他们聊得热火朝天。
打游戏时他们保护对方,我不慎牺牲后,听着语音里他们的欢声笑语,默默刷起淘宝。
可他们又不愿我抽身。
他们约着去图书馆,先问我一句,你去吗?
他们聊天时刻意提起我,好让我融入他们。
大概是怕我孤独。
但其实我已经很孤独了,不太在乎这一点点的更加孤独。

前些天他们吵架了。理由是L君认为他对小N的说教她并没有听进去;而小N认为自己没做错什么,他为什么凶自己。
小N委屈地哭,L君又在QQ上问我,要不是我关心她,我为什么要对她说这些?
他不会对我说这些话,即使他一直说我们是他的两个女儿,但我大概是私生的那一个。
我就和他说,她有听进去的。转头又和小N说,他是关心你。
我也很难过。我难过委屈的时候,他们不会来问我。
令人高兴的是,他们和好了,甚至更亲密了。我又被遗忘。大概我就是调和剂。

昨天小N的舍友吃饭遇到了L君,小N说,真后悔我没去。
我说,你应该去的。她叹了口气。
你不应该陪我。
我已经可以一个人处理好多事情啦。

你们早点在一起,我也能早点适应失去两个朋友的生活吧。

舍友回家了。
我谈不上有什么特别的感受。说不舍也好像习惯了,说无所谓却又不是那么回事儿。
她对我挺好,我也极其喜欢她。可是我不乐意她说什么我都得顺她的意,我并没有这份心思宠她惯她。
比方说她不想看见我和别的小姑娘玩玩闹闹,可反过来说,她经常不顾我的意愿,和别人显得更为亲密,对我漠不关心。我不太在意这个,所以当她在意这个时,我有点不高兴。
再比方说她问我去不去吃饭,或和我约定了某件事,在我百般纠结最终推掉了某件事答应她时,她已经忘了此约,兴高采烈地干别的事儿去了。之后我拒绝她的邀约时,她便理直气壮地责怪我不爱她。
我不太懂自己该抱着什么样的心态去对待她。
可能我是一个对感情较为生涩的人,我认为的付出并不是付出,我认为可以得到的回报也得不到。

痛彻心扉,却又无可奈何。

以前我喜欢写故事,写了很多并无太大意义的词句,等着有人问我要去看。
后来我写得少了,每每有了动笔的念头,都在日复一日繁杂的事件堆积中抛去。
现在我偶尔打开以前没讲完的故事,周遭喜欢我故事的人劝说我写下去,或是用一些酬犒软言哄我,或是皱着眉头指责我。
可说实话,我写的并不很好,也就将将能让人看得下去,甚至是无意义的字眼堆砌。可我还是想写,我做梦都是打完文档最后一个字,或是曾经坐在教室里头也不抬地沉浸在自己世界里,一写就是一个晚自习。
在别人眼里虚度了这么多的我的时间,花费在他们觉得无谓的写作这一事上。这么想来,我更是不能割舍写作这一件爱好了。
最近很丧,诸事不顺,我更期盼能够全身心地去写一个新的故事,故事里没有那些烦人的小插曲,只有我自己和我自己钟爱的故事。
写作大概是最能让我喜悦的方式了,可我在前一大段时间里,居然不知不觉丢了它。
这真是太丢人了,随便什么,都能写点,这才是对我而言最好的生活。

大家都在很努力地让自己活得更好一点儿。